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禅修中心 >> 禅修百科
中外100名人谈佛教
发表时间:2011-10-24 来源:互联网 【打印】
1、萧衍(464—549,梁武帝,受菩萨戒皇帝):
 
    梁武帝是一个多才多艺学识广博的学者。他的政治、军事才能,在南朝诸帝中可以说是堪称翘楚。梁武帝虔诚佛事,以佛法治国。梁武帝坚持日中一食,并从大菩萨戒出发,发心断除酒肉。还三次舍身寺庙,讲经说法。每月斋会,诸寺院施财与食,而舍身由家臣奉赎的财帛货币不断储蓄就成无尽藏,然后以无尽藏施舍民众,完成布施;另外萧衍又令家臣去屠宰场购买即将被杀的生物,加以放生,数量以亿计。讲经、法会、舍身、布施、放生等,把萧衍的佛教虔笃表现得无微不至。
 
梁武帝——《会三教诗》:
 
    少时学周孔,弱冠穷六经。孝义连方册,仁恕满丹青。践言贵去伐,为善存好生。中复观道书,有名与无名。妙术镂金版,真言隐上清。密行贵阴德,显证表长龄。晚年开释卷,犹日映众星。苦集始觉知,因果乃方明。示教惟平等,至理归无生。分别根难一,执着性易惊。穷源无二圣,测善非三共同愿望。
 
    大椿径亿尺,小草裁云萌。大云降大雨,随分各受荣。心想起异解,报应有殊形。差别岂作意,深浅固物情。
 

2、杨坚(541—604年,隋文帝,乳名——那罗延,梵语,金刚不坏之义):
 
    隋朝的出现,结束了三百年分裂局面而统一天下。隋文帝杨坚登极后,大兴佛教。隋唐佛教之盛,是历史上的黄金时代。这是一个神奇的时代,这时对佛法的崇信与虔敬令后世匪夷所思。隋文帝在褓襁之际,就与神尼过着出家生活,吃斋奉佛,有十三年之久。南京摄山栖霞寺有一座舍利塔,塔上有智仙神尼的像,是文帝建塔给像报恩之义。

    文帝在塔铭上说:“菩萨戒佛弟子,大隋皇帝坚,敬白十方一切三宝,弟子蒙三宝福佑,为苍生君父,思与民庶,共建菩提,今故分布利,诸州供养,欲使共修善业,同登妙果,仍为弟子,法界幽显,三涂八难,忏悔行道。奉请十方常住三宝,愿起慈悲,受弟子等请,降赴道场,证明弟子,为诸众生,发露忏悔。”
 
   我兴由佛法,而好食麻豆,前身似从道人中来,由小时住寺至今,乐闻钟声。


3、李世民(599—649,唐太宗,受菩萨戒皇帝):
 
    贞观十八年,太宗皇帝下诏道:“如来灭度,时以末代浇漓,佛法付嘱国王大臣,护持正法,然而僧尼出家,戒行须备;若纵情放逸,触途烦恼,关涉人间,动违经律。那既失如来玄妙之旨,又亏国王受付之义。《佛遣教经》是佛陀涅槃时所说,戒敕弟子,甚为详要,末俗缁素,并不崇奉,大道将隐,而微言且绝,寡人为了永怀圣教,用思弘阐故令有司之官,差选书手十人,多写此经本,务必要尽力施行。凡是京城中,五品官位以上者,以及诸州的剌史们,都各人付给一卷,若见僧尼业行与经不同者,应当公私劝勉他们,依教遵行。”
 
    尊祖重亲,人生之大本,故先老子以别亲疏之序,非不留心于佛教也。自有国以来,朕从未创立一所道观,凡有功德,皆归僧舍。你们看!我将自己太原的旧宅,都改建了佛寺。过去虽然在操戈临阵之时,我也不愿滥杀无辜;而今凡有战场的地方,都建立了佛寺。朕心如此,恐怕卿等还不能了解呢!

    朕鉴于有些僧徒,溺于流俗;或都假托神通,妄傅妖怪;或谬称医筮,左道求财;或都造诣官曹,嘱致赃贿;或者赞胃焚指,骇俗惊愚。假使有一于此者,皆大亏圣教,朕为了护持正法,对于如上所说的不合佛法,败德无行的僧尼,是决无宽舍,务使法门清整……伽蓝净土,咸知法味,菩提觉路,绝诸意垢。

    出家者乃大丈夫事,非将相所能为。


4、武则天(624—705,大周皇帝,居士):
 
    中国历史上唯一之女皇帝。先为太宗才人,帝崩,依制削发为尼。富于权略,善于用人,执政达四十余年。与比丘昙慈造大云经,以为符谶。然师事高僧神秀、法藏、义净等,颇能屈己尽礼。又度僧、造寺、塑像、写经,历年为之,从不厌倦。武则天虔诚信佛,经通佛法,护持三宝,独尊佛教,为佛教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武则天时期的佛教地位,与唐代的其它时期比较起来是最高的。很多佛经的开经偈是武则天写的。

    佛经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金刚经》赞颂偈:
    “云何得长寿,金刚不坏身?复以何因缘,得大坚固力?
      云何以此经,究竟到彼岸?愿佛开微密,广为众生说。”


5、李白(701—762,唐朝诗人,青莲居士):
 
    诗仙李白存世的作品中有五十多篇是写释家题材的,但从内容和理趣言,都被彻底地仙化了。究其成因,则主要在于佛教净土和神仙境界的相通以及道教度人思想与大乘佛教济世思想的相契。
 
   《地藏菩萨赞》:“本心若虚空,清静无一物”。
 
   《庐山东林寺夜怀》:“宴坐寂不动,大千入毫发”。


6、王维(701—761,字摩诘,唐朝诗人,外号“诗佛”):
 
    王维精通佛学,佛教有一部《维摩诘经》,是维摩诘向弟子们讲学的书,王维很钦佩维摩诘,所以自己名为维,字摩诘。王维早年就信仰佛教,曾“十年座下,俯伏受教”于道光法师。他一生习禅,与南、北二系的禅师均有交往,先受北宗神秀一系禅学思想的薰陶,又受南宗荷泽一系禅学思想的影响。

    王维在《谒璇上人并序》中为禅僧作精神画像云:“外人内天,不定不乱,舍法而渊泊,无心而云动。色空无碍,不物物也;默语无际,不言言也。”这是禅家的最高悟境,也是诗家的最高化境。
 
   《过福禅师兰若》:“欲知禅坐久,行路长春芳”。
 
   《西方净土变尽赞并序》:“愿以西方为导首,往生极乐性自在。”


7、白居易(772—846,唐代诗人,香山居士):
 
    白居易是唐代的伟大诗人,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在很多诗中,表达了学佛的体会。
 
   《闲吟》:自从苦学空门法,销尽平生种种心。
 
   《念佛偈》:日幕而途远,吾生已蹉跎,日夕清净心,但念阿弥陀,达人应笑我,我且阿弥陀。
 
    辞章讽咏成千首,心行皈依向一乘。坐倚绳床闲自念,前生应是一诗僧。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