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视点 >> 世界看佛教
人物 | 安虎生:缘(中)
发表时间:2016-01-25 来源:禅文化网 【打印】

安虎生

  未名导语:

  随着皈依后安虎生对佛法的领悟和日益参透,他开始思考如何能更广泛的把这些有益的内容传播出去。适逢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佛教在线”在他的努力下应运而生。本期,“未名湖是个海洋”将与大家一起去看看安虎生校友创办“佛教在线”的经过和发展状况。

  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古人说的“子欲孝而亲不待”。1995年4月,母亲因病逝世让安虎生思考了很多。

  “生命的意义何在”,亲身的经历告诉安虎生,财富和亲情在死亡面前没有作用。他告诉我,每个人都像一件艺术品,很多人终其一生去塑造它,但不知道哪一天会飞来一个大棒子将这件艺术品打得粉碎,那么,这件艺术品的价值何在?生命短暂,如白驹过隙,如果没有未来,生命价值又何在?他想要找到答案,找到解决的办法。安虎生的皈依上师是雍和宫的图布丹老喇嘛。皈依时图布丹老喇嘛问他要不要受戒,他说“我不受”,因为第一不知道受戒是什么意思,第二个他本来是要自由的,干吗要受戒呢?安虎生只是想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他的问题。

  嘉木扬·图布丹喇嘛

  安虎生曾讲过:“1995年6月,我第一次听北京居士王龙讲《金刚经》,里边很多佛学话语以及逻辑力量使学过数学专业的我感到非常兴奋,也非常钦佩:世间还有这样的道理能给大家讲。在北大,自己也曾很认真学习过哲学,却连自己国家遗留下来的这么珍贵、这么高妙的东西都没有看过,真是非常地惭愧。蜜蜂出去采蜜,发现了蜜源的话,它会用跳舞的形式告知自己的同伴,我在看到这样的书、听到这样的理论以后,就想我是不是也应该跳点舞,把这些发现告知同伴?因为我一直是在搞软件开发,所以就希望通过信息手段向同伴们传递这种非常好、非常有益的佛教思想。”安虎生后来还说:“当时社会上很多人对于佛教有误解,由于我有自己的因缘,也了解了佛教对社会进步的贡献,就希望通过我们的手段和方法向社会传播。”

  从1995年7月开始,安虎生就尝试制作名为“佛——智者的世界”的佛教电子读物。他一边学习佛教理论,一边向高人请教。1998年,安虎生两次到北京医院向赵朴老汇报工作,得到他老人家肯定和具体指导。前些年,安虎生还拜访季羡林老人,季老建议用“佛学简明电子百科读本”的名字,并亲自题写,以示鼓励和支持。

  2009年9月香港《文汇报》曾刊登专访佛教在线创办人和总干事安虎生的文章——《佛教在线发起人安虎生畅论:我的事业我的信仰——编织慈悲吉祥网 传播和谐美妙音》,将他做佛教文化事业的起始、进展及其心路历程和经验等做了详细介绍。采写该文的记者说:“在安总饱经沧桑的经历里,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了一个民间佛教传媒机构发展的艰辛进程,一个中国佛教徒爱国爱教的执着,一个典型中国知识分子的坦荡襟怀。”自1996年创办国内最大的佛教综合网站以来,安虎生和“佛教在线”(前身为中国佛教信息网)经历了太多的起伏跌宕——初办时的一枝独秀、辉煌时的万众瞩目、非官方身份的尴尬境遇、经济困难时的捉襟见肘、陷于矛盾时的被迫停运、困境中的沉淀与反省、新因缘下的努力与成果。“佛教在线”最初帮雍和宫做网上朝圣时,有4万多人在网上朝圣。当时他们还提出‘小小那烂陀’的概念,相当于现在的博客。应用自己能掌握的“高科技”,安虎生还帮助佛教界实施佛教典籍的电子化工作,刻录过中国大陆首部《大藏经》光盘。“佛教在线”还第一个获取了国家信息产业部发给的宗教类的SP执照的网站。

  “佛教在线”网站

  做过IT的都知道,做网络就是在“烧钱”,“佛教在线”创办5年后,烧了很多钱,到2001年时,网站注册人数突破50万,拥有400多个版主,同时在线人数超过8000人。与今天7亿多网民的中国相比,当时网民数量才不过几百万。我和安虎生师兄的二弟安龙生先生聊过一次,知道网站做得很顺利时,安虎生的公司却遭遇重大挫折。本来科技公司按计划筹备要在香港上市,但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碎,谈好融资未能成功,加上常规项目的重大失败,现金流在两个月内完全枯竭。安虎生说:“当时最后一分现金都没有了。”只好卖车、卖设备,给科技公司的员工结清工资,据说当时苹果电脑买的时候花了5万元,但急着出手却连5000元都卖不出。

  最困难的时候,安虎生一个人做“佛教在线”的全部维护工作,每天一干就是十七八个小时。他觉得自己就像电影《英雄儿女》里面的王成。他一会搜集佛教资讯,发布在新闻系统;一会在论坛上看看哪些帖子需要删除;一会再到聊天室做管理员,联络那些热心的网友和志愿者,正是在网友和志愿者的鼓励、支持和无私的参与,佛教在线没有关闭,反而获得重生。2006年4月,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召开时,安虎生所做的努力得到社会更大的承认——作为唯一的民间媒体受邀参加首届世界论坛的报道,并为世界佛教论坛建设网站,提供前期运营支持。“佛教在线”通过为佛教界提供服务,提升了知名度,扩展了生存基础,形成良性互动。

  与大兴善寺宽旭法师合影

  “佛教在线”遭遇过停运4天的困境,对安虎生来说,挑战还有很多。从“佛教在线”建立到2005年,佛教在线没有过任何收入,所有的投入全部由他一人承担。过去,安虎生把自己做其他生意的钱补到网站上,从2005年开始,他们也开始尝试一些经济模式和生存模式的探索,如开发一些佛教文化产品,组织一些佛教文化活动。

  安虎生有不少实体项目,但最终目的多是传播佛教文化,具有公益性质。福慧慈缘文化会馆是其中之一。我本人不是佛教徒,但种种因缘,或是为工作,或是为学习,或是为朋友相聚,我也多次走进位于北京王府井东安大街53号锡拉胡同的福慧慈缘会馆。会馆门口还有去年底庆祝“佛教在线创办20周年回顾·感恩”时来宾们的签名,馆内悬挂着诸多高僧大德庆贺的墨宝,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台湾中国佛教协会圆宗长老庆贺所书“觉有情线上线下佛教在线弘正法  祈和平海内海外善愿成海润群生”。

  福慧慈缘文化会馆

  “佛教在线创办20周年回顾·感恩”来宾们的签名

  福慧慈缘会馆还有北京城内有名的素食会所、茶室,并时常举办闻思讲堂,请高僧来此与信众讲学交流。我听过一次福建省佛教协会副会长、福州开元寺方丈本性法师讲“闻思讲堂”,法师讲人应具备六大核心竞争力:慈悲、智慧、愿力、行动、健康和乐观。法师讲述中生动地结合着国际上的涉我事件,听来受益匪浅。还有年轻新人在“佛教在线”福慧慈缘素食会所举行了盛大的素文化婚礼。有的新郎和新娘有各自信仰,如新郎信奉的是天主教,新娘是佛弟子,但不管是在天主教还是佛教中,都有清净自心的做法。在新婚仪式上,新人用清水净手,香炉熏手,表示他们对婚姻的郑重,更表明两人将以洁净的身心迎接新生活。当主持人说“佛前供灯,愿点燃人性智慧之灯,照亮彼此的人生旅途”时,还有英文主持词:Let the new couple consecrate the oil lamp in front of the Buddha, beaconing the life by the light of wisdom.

  闻思讲堂

  素文化婚礼

(未完待续)

  附:安虎生简介

  安虎生,“佛教在线”创始人,出生于内蒙古,是名“60”后。1979年考入北大就读于数学系。90年代初从高校出来创业,被网传为“中国互联网最早投资域名的牛人”。1995年,在雍和宫皈依,开始网络与佛教的互动。现担任与佛教文化相关的实职: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宗教学会副秘书长;《中华佛教文化年鉴》主编;《中国藏族文化年鉴》联合主编;《佛门资讯》、《学佛人》创刊人,主编;

  《机锋辨禅》主编;世界和平吉祥塔建造委员会主任;佛教在线(www.fjnet.com)创始人,总干事;福慧慈缘文化传媒创始人;北京福慧公益基金会创会人;北京实现者社会系统工程研究院院务委员,院长。

[责编/秀文]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