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资讯
专访|听教授讲生死的智慧 ——访香港科大商学院赵越教授
发表时间:2017-06-14 来源:禅文化网 【打印】

导读

生死是每个人一生必然的经历,人们都欢欣于迎接新生的到来,却无法欢欣地面对死亡,因为在人们普遍的认知维度里死亡是忌讳的名词,但赵越教授的讲座告诉您:死亡是检验生命维度是否成功升级的机会,死是更高层次重生的开始,是华丽的蜕变。



“面对生死的智慧”公益讲座在六祖寺开讲

2017年6月10日晚,东方智慧商研院创始人、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赵越教授在六祖寺斋堂二楼讲堂举办了一场生动的、充满科学逻辑思辨的“面对生死的智慧”公益讲座,受到包括法师、居士、企业人士在内的近两百名听众的热烈欢迎。


赵教授全程四个小时保持双盘的姿势为大家演讲,他首先介绍自己来六祖寺做讲座的缘起,并讲述了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有关生死命题的讲座,以及介绍了他在各地做“面对生死智慧”讲座的精彩事例。他还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向六祖寺的大愿方丈学习药师法门,让自己长寿一些,可以多做“生死智慧”讲座,让十万人、甚至更多人听讲并受益。



他谈到东方哲学人生生活的三重境界: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灵魂生活。由灵魂引出人死亡后究竟有没有灵魂的问题,再把问题延伸到我生从哪里来?死后往哪里去?“我”是谁?引发了大家对生与死意义的思考。



整个讲座中,他结合放映TTP图片与视频,通过哲学的思辩语言,严密逻辑推理,并且引用现代西方科学家经过深入调查和印证得出灵魂转世科学研究的成果。结合科学家对世界各地有濒死经验者的调查求证结果,并引用了弗洛德鲁斯--人格特质的遗传研究报告,说明人的性格大半是先天带来的。性格除了DNA决定一半,那么另外一半先天来自哪里?教授把佛学中讲了几千年的生死轮回,善恶因果律的真理,不带佛教色彩地说明白透澈了。从科学到哲学、哲学到宗教、宗教到佛学四个次第,直观阐述了佛学是人类最究竟圆满的世界真理,纵使没有任何信仰的人也会在内心引起思索,产生对真理的强烈向往,从而人生发生改变。这是他的讲座之所以受企业界、各著名高校、高官等欢迎的原因,他在香港科技大学任教EMBA课程,多年来获奖无数,深受学生欢迎,曾被评为年度最佳教授三连冠,后来又在各地做“生死智慧”公益讲座。在如今普遍三观不正的社会思潮中,对教育人心有很好的辅助作用,这种讲座方便在社会普及,更加值得大家共同推进。



赵越教授做客禅文化

为了更好地了解赵越教授和他的教学,笔者盛情邀请赵越教授来到禅文化网联络处办公室做客,赵教授欣然接受,这次讲座主持人禅晓法师也一同前往。教授是个率真的人,对周围环境都抱着欣赏与全然体验,在禅文化办公室看到古琴也亲自弹奏了一番。

在之后的品茶交谈中,笔者给赵教授介绍并赠送了禅文化周刊。


教授在禅文化接受采访时体验古琴教授在禅文化接受采访时体验古琴


企业家为什么要关注生死

问及教授的生死智慧讲座,赵教授谈到他在香港科技大学EMBA教学中的理念,他所讲的课程最后都会提升到生死智慧的高度,他说生死智慧对企业家非常有启发和帮助,企业家也没有办法不面对生死,行业和产品会有生死,企业建立品牌的过程,就是企业产品的生老病死的过程,品牌是产品灵魂,也是企业的生命线,企业家如何应对产品的生死,也是一种智慧。好的企业家到头来一定是个哲学家,而哲学家一定是要关注到“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的生死问题上。考虑死亡的对境,可以给我们机会看清楚许多问题的本质,就有如一个哲学家的思维,生命的本质、存在的本质,都要从死亡的角度去考虑,如果一个人连生死都没明白就是没活明白的人。


中国人比较忌讳聊死亡的问题,只愿意说现实的生活。赵教授说其实是因为人们不了解才会忌讳。但听他生死教育课的人还是很多,一堂课常常达到成百上千人,说明大家其实还是很愿意了解这个课题,只是因为目前这种生死教育的课很缺失,他说做这个讲座是自己为社会生死智慧教育的一个补充,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做点利他的事情。



企业家如何运用生死智慧做成百年千年企业

所有做企业的人最关心企业能走多久?品牌能保持多久?赵教授说:“人的层次是物质层面、心智层面、心性层面组成的,人们往往心念停留在物质上,关注在物质上。只知道这个产品如何做赚钱就如何去做,造成大家都蜂拥去做同样东西而引发价格战,形成企业恶性竞争,这是我们绝大部分企业存在的问题。”

如果企业家从内在物质化的心上升到心智层面和心性层面,开拓思维模式,提升境界,视野就会开阔辽远。想到的更多是利他而不是自己利益最大化,不被物质所禁锢,就会创造出你在客户心中最人性化的品牌。你的品牌在客户心中存在着,不仅仅只是一个产品,还是长存在人们心中的一种精神和文化的象征,企业自然就会生生不息地形成百年、千年的企业。那么企业家要做成这个境界,就要树立正确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生死观,认识到生命存在的最高意义是利他,认识到自己来世界的使命是什么,有意识就有修的需求,就要给自己时间去滋养那个高于小我的精神与灵魂,而所有正面的、善念的、清净的能量都是滋养灵魂进步的能量。


为世界培养中国的乔布斯

赵越教授谈到他教学这么多年,发现大部分企业家对于了解消费心理学是个盲点,而只对了解产品关注很多,而这其实也是需要企业家多点时间去学习的。目前他除了在香港科技大学任教外,他投入更多时间在他创办的东方智慧商研院,在国内外教授企业家管理知识,还有专门针对企业家的《心性经营课程》,是专门帮助企业家从物质层面提升到心性智慧层面的一门课程,阿里、京东、腾讯等企业也在大力为企业高管们做此课程的培训。东方智慧商研院,一个月至少有一次这类课程。他还有计划为寺院修行人做相关管理课程,因为佛法在传播过程中离不开管理 ,好的管理会让寺院的佛教文化传播事业更好的服务大众,赵教授所要做的也正是目前各大佛教团体管理阶层所需要的。

教授说:给企业家讲佛法,如果企业家有智慧的话,他们就有道德底线经营,会利他、会影响他下面几百几千人,企业家觉悟了,会影响和帮助员工一起去觉悟,为社会做一些榜样出来,这是做企业者的真谛。赵教授还说他有一个更大的愿望是为世界培养许多个中国的乔布斯,乔布斯的禅宗智慧是他曾讲过的一堂课,这课程就是讲乔布斯为什么会成功,通过修禅开发了智慧的洞察力。乔布斯说自己没有创新,只是看到常人没有看到的东西,这就是运用禅宗智慧而成功,这种智慧力,不经过佛教修行的洗礼,是不能够被开启的。



从不信佛法到寻找佛法,再到践行佛法——赵越教授认识生命、生死本质的历程

赵越教授曾经也是一个对佛教很排斥的人,认为佛家说的人有生死轮回是迷信,他坚信自己的科学与哲学观,可是,经过他人生的许多曲折和不可思议的经历,不断地探索和学习后,慢慢对佛教有所改观,人生进入了崭新的领域。

赵越教授1968年出生在成都,五岁到北京读书。后来就读天津大学和天津医学院学的医学和生物医学工程专业。之后又远赴加拿大读经济学哲学博士,毕业后在美国硅谷工作数年,去过几十个国家,走遍半个地球。2002年来香港后,任职于香港科大的商学院教授,给EMBA和高管上课,也做一些课后咨询。一家人随他来到香港,住在香港科大教职员宿舍,这时他还不确定这一辈子最终做什么。



2003年,他陪父母去到西藏旅游,当地藏民由内心而发出的快乐让他感动,他走过很多国家,没有哪里的人像藏民这么的快乐、质朴,而他们快乐的源泉是来自对佛教的信仰,他们的信仰决定了他们的终极死亡问题。同时他有机会观看了藏人的天葬,藏人对死亡的超脱态度令他更加震撼,他亲眼看到藏地的高僧修颇瓦法,没有任何接触,由高僧内心发出的力量能令已经死亡者的头顶开出一个小口,那么就说明死亡者的神识已经由顶门冲出而往生极乐世界,最后天葬师将亡者躯体上的皮肉熟练地割成一块块,让那些盘旋在空中的飞鹰叼走,骨架砸碎与糌粑混合喂老鹰,亲人们表情平静欣慰没有任何人哭泣,只有诵经护送亡者入极乐的祝福。通过这些惊心动魄的经历,令他内心有了很强烈的想去了解佛法的愿望,了解生命本质到底是什么。

于是,他又到印度,打算寻找快乐和佛法。而这次的印度之行,竟然在佛教衰微,印度教盛行的国度,找到了他人生第一个为他指明方向的佛教高僧,成为他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他来到恒河边上,遇到了一位老和尚,那位老和尚会说中国话,一见到他就问:“你在找什么?”他说:“我在找快乐或者是说找佛法”,老和尚把他的手抓过去,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眼泪流下来说:“好久没有人来找这个东西了”,又问他:“你现在是老师对嘛?”他什么也没有对老和尚说,老和尚却好像什么都能看透,然后老和尚静默稍久,盯着他眼睛接着说:“我送你四个字,你就可以寻找到佛法的快乐 ——好好教书!”一听到这,他犹如醍醐灌顶,眼泪刷地流下来了,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天命是什么,他这之前每隔五年会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可是都没有超过五年他就感觉不是他真正要做的终生事业,走过这么大的一个弯路,其实也是他必经的路,经高人的指点,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终生可为之努力的教育,他决定从此以后快乐安定在一点上,全身心去做教育。


他回去后花了五年时间深入地阅读佛教经典,经过大量阅读,他觉得最具挑战性的是《金刚经》,但一直不得其门,体会到学佛的路上必须要有师父的教导与传承。他经过五年的追寻,在世界不同国家都遇到对他影响很深的师父。最亲近的师父是褒禅寺绍云老和尚,是他禅宗皈依师父,并得沩仰宗心法,还有扬州高旻寺暄济法师为他教法开示,特别是终南山的云水禅师也是他主要的师父,教他禅修之前调气脉。经过师从多位高僧学修,回过头来他再看《心经》豁然开朗了,居然发现读了25年的《道德经》也完全可以从容领悟,通过师父传的空性修法,也能看懂《金刚经》了,发现佛法不是知识,佛法智慧是要师父的帮助开通的。智慧开启后才发现之前从哲学、各宗教都找不到满意答案的问题,在佛法里全找到了通融的答案。生从哪里来?死往哪里去?人生意义是什么?修行后才发现,佛法的意义都是在告诉你要自觉觉他,是否能在死亡的时候从容面对,自由选择你要去的地方,是留在六道还是脱离六道。佛法的缘起就是从生到死,从死到涅槃。


赵越教授在高旻寺打禅七赵越教授在高旻寺打禅七


 做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他找到人生价值后生命品质在向上走,也同时用他的爱影响了全家人与他一起共修,一起走向人生的菩提路。他的妻子做为一个柏克莱专业的博士也是商学院教授,逻辑性很强,在看到因修行后脾气大的先生变得柔和,并经常说“我错了”、“都是我不好”,这让他的太太开始对佛法也感兴趣并开始与他一起修行。读初中和小学的两个女儿,也在父母影响下从小就跟着打坐禅修,禅修对孩子有着不可思议的帮助,十岁的小女儿以前有点小脾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打坐,发脾气之前马上意识到自己不好,并对爸爸说:“我错了,我应该不是个好的修行人,好的修行人不是这样的,我以后一定要做更好。”她的觉察力通过打坐培养起来了,禅宗最重要的是要有觉察力,培养先知先觉,成为自心的主人,孩子通过这样从小培养成就的才能和智慧,是什么样名校和智能培训班也无法比的。


赵越教授一家赵越教授一家

赵教授说生死教育对小朋友也可以开始,小朋友经常会问大人的问题就是“自己从哪里来的”?那么看到有人死就问“人死了会去哪里”?这是对孩子做生死教育的最好时机,让孩子从小就对生命的本质有所了解,是为孩子树立生死观,培养孩子心智和境界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利他教授——最成功的企业家一定是利他的!

除了生死智慧,赵越教授还会在所有的营销、创新、领导力课程里面讲佛教的自利利他,自他交换,所以人们都称他为“利他教授”。他说:“我把佛法归纳为管理和信仰中的利他主义,这几乎可以解决我遇见过的企业家和社会问题。很多人以为利他跟利己有矛盾,其实是有偏颇的,最有智慧的利己就是利他。我希望令中国和世界的企业家都可以向前走,向上走,最成功的企业家一定是利他的!”



图、文/星竹​​​​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