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文化讲座:木村清孝一一佛教研究的意义与方法--禅文化网
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专题 >> 2017·浙江(国际)华严文化节 >> 相关阅读
华严文化讲座:木村清孝一一佛教研究的意义与方法
发表时间:2017-11-12 来源:禅文化网 【打印】


  2017年11月10日上午,由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北京大学佛教研究中心主办的“北大文研讲座”在北京大学静园二院208室举行。其中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日本印度佛教学会前理事长木村清孝先生作了题为“佛教研究的意义与方法——基于华严思想研究的思考”的演讲。此次演讲由北京大学哲学系姚卫群教授担任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魏道儒教授担任评议,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张文良教授担任翻译。

  木村先生此次演讲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自己的学思历程,二是从华严思想研究的角度来探讨佛教研究的意义与方法

  一、学思历程:从伦理学到华严研究与佛教研究

  木村先生自述其出生于日本九州熊本县天草市的一个寺院家庭,这与其后来选择佛教研究有着不可思议的因缘。上小学时,木村先生一家从九州搬迁到北海道函馆,从小学到高中他都在函馆度过。青年时代的木村先生,适逢日本战后最困难的时期,但因其寺院出身,在生活上还算不错,然而也正因为这一原因,使得其在学校常常遭受一些人的白眼,这使木村先生选择从事佛教哲学研究,并开始思考世间万象。

  高中阶段,日本新兴教团“人间禅”曾借其寺院举行活动,因此,木村先生得以接触到禅宗思想,并结识该教团的负责人芳贺幸四郎教授。是芳贺先生劝导成功让木村先生前往东京学习的。

  芳贺先生主要是从事日本史研究的,但木村先生考虑自己作为家中长子,理当继承寺院,应对寺院和社会发挥的功用进行思考、研究;再者,他本身对玄妙的问题较为感兴趣,所以他选择了哲学系的伦理学。大学的生活让木村先生受益匪浅,他不仅学习了伦理学知识,而且借当时日本流行德国哲学之机,用德语阅读了许多哲学著作。然而,那时候日本安保斗争较为激烈,木村先生无法潜心埋头学问。他也参与了游行活动,在进行现实的斗争的同时,也在思考自己的问题,探索今后要走的道路。

  在大四时,木村先生听友人提及东京大学有佛教研究专业。他模糊的觉得,自己应该对整个佛教、整个东方文化要了解。但,伦理学专业中虽也有涉及佛教,但毕竟不多。因此,木村先生只好在大四时集中备考,补充学习佛教基本知识。最终他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东京大学的研究生。

  入学后,木村先生最初的一年主要是在弥补一些基础知识,比如梵语的学习和基础课的教育等。这时木村先生也在思考今后该从事研究的方向。当时,一位研究天台的教授玉城康四郎劝其研究华严,木村先生听从其建议,开始研究华严,具体是从事华严宗二祖智俨的研究。之所以选择智俨的研究,一方面是学界对智俨的研究尚且不足,有较大的研究空间;二是希望弄清华严思想的起点和源出。虽然刚接触智俨的思想和材料时很难弄懂,但经过几年的努力,木村先生完成了硕士和博士论文,对智俨的思想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木村老师认为,他的学术研究方法遵循的是思想史的方法,将研究对象放在思想史、社会史的脉络中来看它的起承转合与思想转变。通过研究,他发现智俨的思想有很强的延展性,包括多个层次,如与印度的关联、与韩国的关联、与中国的关联等等,他的思想是极为立体的。他也意识到,即便是讨论中国思想家也不应仅仅在中国的背景下研究,而是应该放在整个东亚佛教(East Asian Buddhism)的视野和背景下来考虑,这样才能比较准确和全面。所以,木村老师的研究都力图从华严思想出发,往上追溯印度,往下探寻朝鲜,从东亚思想史的脉络下来讨论。




  二、从华严思想研究的角度来探讨佛教研究的意义与方法

  木村先生首先从“佛教”这一概念开始讨论。他认为,虽然我们现在常说到“佛教研究”,但事实上“佛教”这个概念的内涵是极为丰富的。相较于其他宗教围绕一个特定的原典展开,佛教所依据的是一整个经典群。这些经典有许多问题仍待探寻。比如,我们虽然能大体知道释迦牟尼的出生和灭度,但大量本生经典中的记载哪些真实哪些虚假还不确切。又如,在大量的佛教经典中哪些才能代表其学说的实质。这些都是有很大争论的问题。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有人提出“批判佛教”,意图回到佛教的原典来考察佛教。但木村先生并不认同“批判佛教”的观点,在他看来,佛教研究与其说是回到原典,毋宁说是考虑其展开过程,因此应该把佛教看作综合文化学(studies of integrated culture)的佛教学(Buddhist studies)。即使要探讨其原貌,也不应只是追寻原典而应该将其置于历史的脉络中,从各方面来趋近其原貌。

  木村先生认为,对佛教的研究不仅仅是思想史的研究,还包括宗教学、社会学、美术学,乃至心理学等不同研究方法。这些研究方法的基础与根本或许都在文献学的方法。虽然有人习惯于单纯的文献学研究方法,但木村先生认为,还应该在此基础上加上思想史的研究方法,这样才更全面。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适合、擅长的研究方法,并将其做到极致,最终大家形成一个合力,这样就能对研究的对象形成一个全面的认识和思考。

  木村先生习惯于思想史的研究方法,但他目前也在思考加入比较研究的方法。他认为,相较于现在的西方思想文化,东方思想文化还显得有些弱势,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把东方文化说清楚,就要和西方文化做一番对比,讨论其在世界思想史上的位置,这点十分必要。或许这个方法很难,但好奇心是最好的老师,它能带你找到感兴趣的问题,找到自己擅长和习惯的研究方法。

  木村先生还说到关于“伪经”的研究问题。中国佛教史上有一大批被称为“伪经”的典籍,木村老师认为“伪经”出现的很大原因在于满足一般老百姓的精神需求。以往关于“真经”和“伪经”的判断主要以地域性为标准,这一判断有较大问题。在中国、日本成立的许多经典,有些与佛陀的教义非常符合,如果仅仅因其成立的地域不在印度就斥为“伪经”,否定其价值和意义,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木村老师在博士论文写作时就涉及到“伪经”的问题。在他看来,所谓的“伪经”反而能反映佛教在时代内容等某些层面的实质,应该仔细分辨。就《华严经》的研究而言,某些伪经受到了《华严经》的影响而产生,因此要考察华严思想就离不开对这些伪经的讨论,它们恰恰能够反映华严思想的发展。

  木村先生还论述了其对“思想”的看法。在他看来,所谓的“思想”首先是一个“活着的思想”。这里包含两个方面,第一,思想是一个活着的过程,有其变化发展;第二,思想是为活着的人服务的。将具体的社会背景,具体的思想展开结合在一起,就会发现思想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以华严思想为例,木村先生认为华严思想有两方面的现实意义,一是丰富我们的内心世界,二是有助于启发我们了解宇宙真相,所以对我们的现世生活和心灵世界都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常把事物分自、他,善、恶,华严思想教导我们从圆融的角度思考问题,从宇宙社会的整体来看待问题。华严思想虽然未用现代科学研究的方法,但是却用一种直观的方式描述了类似的内容,即每个人都是宇宙的一个节点,每个人都与宇宙息息相关。如果从这个原则出发,再来思考人的价值和尊严,那么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特的,都有很大的价值。“和谐”是现代的一个核心理念,在考察这一核心理念上,华严思想能给与丰富的思想资源与支撑。

  最后,木村老师建议大家做华严的学术研究要不畏难,华严思想可以让人们内心世界变得更为宽广,开出更完美的人生。



[责编:小禅君]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