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禅修中心 >> 禅修指导
幸福人生的点金石,就在你手上
发表时间:2017-11-30 来源:禅文化网 【打印】
问:

什么是禅与幸福人生?

大愿法师:


  幸福就是一种感受,人生中具足有物质幸福、精神幸福、伦理幸福和社会幸福,就是幸福人生,就是一个活得完整的人。这四种幸福都属于生活幸福。


  第五种幸福就是生命幸福,这是本源幸福,是一切幸福的源头活水。


  你要得到物质幸福是知足常乐;有情世间要实现幸福是为善最乐;生命幸福是寂灭为乐。


  在一切地方,一切时间,只要有幸福的眼光和感受幸福的心,一切时处都会涌现幸福。这个时候我们就是一个活得完整的人,我们就能够成为一个明心见性,活得完美的圣人,当然就是生命真正的幸福。



  清朝时候湖南湘潭有一个人叫张灿,他作了一首诗,诗题就叫做《七绝》,来描述他对幸福的感悟:


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他。

而今七事都更变,柴米油盐酱醋茶。


  年轻时候我们以为弹琴、下围棋、弈棋、临帖子、绘画、吟诗、赏花,“琴棋书画诗酒花”这样才是幸福的、高雅的事情,只有这些大雅之事才是精神幸福。就像辛弃疾作的一首词所说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现在我们才醒悟到,原来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中只要有感受幸福的心,一杯茶、一顿饭都能够品出生活的高雅与幸福,都能够悟出生命的尊贵与美好。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诗意地生活,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那么快乐成为一种习惯,幸福如影随形,这才是真正地体悟到幸福的真谛啊。



  我们来欣赏唐代诗人元稹写的一首有趣的宝塔诗《茶》,这首诗排列成美丽的宝塔的形状,从顶尖一直排下来,每一句从一个字到七个字,就形成一个宝塔叫宝塔诗。它描写的就是饮茶的幸福人生、幸福生活。我们来看这首诗: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第一行第一句就点出主题描绘茶,描写我们喝茶的幸福。


  第二行写茶的本性,茶的本性就是四个字“香叶、嫩芽”,也就是味香形美。


  第三行说茶深得诗人和佛教法师的喜爱,所以说“慕诗客,爱僧家。”茶与诗相得益彰,诗人喝了茶,在感受幸福的时候,这个诗句灵感就如泉水般涌出。所谓的酒壮英雄胆,茶引文人诗。对禅师来说,禅茶一味。因为饮茶他体会到当下禅的滋味。


  第四行写碾茶,怎么样来做茶。古代是茶饼不是茶叶,把茶做成饼,像现在安化做的那个砖茶一样。要喝的时候,这个程序很复杂的,首先要用白玉雕成的碾子把茶叶碾碎,然后还要用一个茶箩把梗筛掉,用红纱制成的茶箩把茶叶筛出来,所以叫“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第五行写煎茶,碾茶之后就写煎茶。“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用铫把茶煎成了像花蕊一样的黄蕊色,然后再盛在碗里面,把那个浮沫去掉,就可以饮用了。


  第六行写饮茶,碾茶、煎茶之后就喝茶了。不但是晚上要喝哟,“夜后邀陪明月”,早上起来也要喝,“晨前命对朝霞”,足见元稹对茶酷爱之深。


  第七行就点出茶道的最高境界,既能洗尽古今,拂去过去不开心的事情,又能够让人更清醒,更有智慧。看透人世间纷纭是非,“洗尽古今人不倦”,并且饮茶能够使人感受生活的美好,沉醉在幸福岁月中,“将至醉后岂堪夸”。



  日本茶道的祖师,德川幕府时期茶道的开创者卖茶翁,他非常仰慕唐朝人那种煎茶三昧的生活。他作了一首诗:


酒偏养气功如勇,茶只清心德似仁。

纵使勇功施四海,争如仁德保黎民。


  这就提到很高的高度了,描绘酒提高到表示的是勇,茶表示的是仁,哪怕你勇力能够征服四海,不如你有仁德能够让黎民老百姓都过上幸福生活啊,颇有曾点享受幸福平静生活的韵味。


  我们再看元稹这首宝塔茶诗表达了三层意思:第一到第三行从茶的本性谈到了人们对茶的喜爱;第四到第六行从碾茶、煎茶,谈到了饮茶习俗;第七行就点出茶道的境界。


  在饮茶中感悟幸福人生,是一首绝妙好诗,就像一个七层的宝塔一样。这个描绘的是什么?喝茶的幸福,并且在其中获得幸福的感受。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用禅灯去照亮内心的盲点,去开启生命本具的智慧,开启生命的源头活水,实现生命觉醒,这就是幸福禅。



《大愿法师答疑录》缘起


 问禅,犹参禅。 禅机,在一问一答间“会意微笑”。禅,如此妙不可言。为此,禅文化网官方微信特整理了广东四会六祖寺方丈大愿大和尚近年来在开示、讲座中的问禅答疑,以飨广大禅文化爱好者。《大愿法师答疑录》将不定期更新,敬请期待!

[责编/小禅君]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