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禅与生活 >> 禅与文化
诗人余光中逝世,此岸的乡愁,彼岸的佛缘
发表时间:2017-12-14 来源:禅文化网 【打印】

​​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诗,出自诗人余光中的《乡愁》。今日,余光中这位诗坛“最后的守夜人”于台湾病逝,也带走我们我们无尽哀思。余光中很爱他的母亲,在《乡愁》里两度写了与母亲的别离之痛,后来,他还写了一首《圆通寺》纪念去世的母亲。愿诗人永得菩提庇佑。


余光中



圆通寺

余光中


大哉此镜,看我立其湄


竟无水仙之倒影


想花已不黏身 光已畅行


比丘尼 如果青钟铜扣起


听一些年代滑落苍苔


自盘得的圆颅


塔顶是印度的云 塔顶是母亲


启古灰匣 可窥我的脐带


联系的一切 曾经


母亲在此 母亲不在此


释迦在此 释迦不在此


释迦恒躲在碑的反面


佛在唐 佛在敦煌


诺 佛就坐在那婆罗树下


在摇篮之前 棺盖之后


而狮不吼 而钟不鸣 而佛不语


数百级下 女儿的哭声


唤我回去 回后半生



  诗非大学问大才力者而能作。曰诗歌,无非启后人者;曰境界,无非禅境;


  第一段,是围绕佛家“真如”“本来”“如来”而作,以明本来无一物,光明朗澈之本体;水中无水仙之倒影,想花不黏身 光已畅行;这样无思,无虑,无住,无念,无相,无执的自然状态。第一段说明诗人在世间最牵挂之人已离去,自己也了然独身,有出离之心。


  诗的中间部分,一直在描述自身现在与过往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启古灰匣,可窥我的脐带,联系的一切,曾经”。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佛在不在此地,母亲在不在此地,都是因缘而作。此时,诗人的伤心之情最浓烈,出离之心也更甚。



  最后一段笔锋转换,“而狮不吼 而钟不鸣 而佛不语,(天何言哉,不言而教,四时行焉;不言而说,万物示焉),说明不用钟声作号,离却佛陀点化,自然界仍然四时有序,万物自然生长。但是“数百级下 女儿的哭声,唤我回去 回后半生”,诗人还有情,还有挂念自己的人,终究放不下出离心。


  圆通寺大约是诗人纪念母亲亡灵的净地,多次提到。这首诗总体意思是,痛悼母亲,万念俱灰,有离尘归去的弃世思想,然而尘世若“女儿的哭声”又充满了情味的诱惑,诗人处于僧凡两界的矛盾中。这个主题也是古老的了,终于看破红尘的有贾宝玉、李叔同 。终于别不下的也有。如丰子恺 、张大千诗人情多,属于后者。偏爱诗中弄梵语,第一段用的“明镜也无尘”那个典故,是禅宗六祖惠能和尚说的。不过这类说法也是辞巧罢了,人活着,岂能无情呢?你看,这首诗就表现了多么深的情。




【余光中  简介】



  余光中(1928.10.21-2017.12.14),男,1928 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


  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其间两度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国多家大学任客座教授。1972 年任台湾政治大学西语系教授兼主任。1974年至1985 年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 1985年至今,任台湾中山大学教授及讲座教授,其中有六年时间兼任文学院院长及外文研究所所长。


  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涉猎广泛,被誉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 、优秀翻译家。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散文集)及《分水岭上:余光中评论文集》(评论集)等。


  2017年12月14日,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终年90岁。



[责编 小禅君]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