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大兴禅寺轶事--禅文化网
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专题 >> 嵩云山上禅意浓一一恭贺登宁法师大兴禅寺荣膺方丈 >> 相关阅读
湖南怀化大兴禅寺轶事
发表时间:2018-04-08 来源:网络 【打印】


(一)重修大兴禅寺记


  山有寺以增灵,寺因山而蕴深。


  嵩云山大兴禅寺,开山鼻祖愿如法师洪武十年成宗肇立。环寺虎踞龙盘,鹤舞龟蛰,控山锁水,地灵形胜。披氤氲之气,看霁霭飘渺,虚若琼楼玉宇;处峰峦之阿,闻钟磬和鸣,宛如云际阆苑。经年香烟袅袅,梵音悠悠。历代高僧辈出,礼佛参禅,演偈悟道,智慧教化众生,誉为湘西第一道场。然世事沧桑,朝野嬗替。禅寺道光罹火,文革横祸,催之岁月湮远,风割雨斫,殿残垣颓;雪浸霜蚀,丹青剥落。光彩黣暗,蒿目怆心。第一道场无复旧观也!


  新世纪伊始,南海高僧大愿法师驻锡嵩云山。精严戒律,不惮劳勤,重振宗风,弃旧鼎新。拓其旧址,闳其规制。矩方绳直,不事工巧,素不至朴,修葺如故。损者易栋,倾者匡正,蚀者妆颜,颓者更新,殿施彩绘,佛塑金身。灿灿乎焕然,巍巍乎庄严。佛音和江浦同流,苍生与佛祖共庆。禅寺福慧骈臻,睦谐祯祥,道范长新,法灯永明。


  岁逢癸已,时序清明。值禅寺鼎新之日,镌石旌彰,以斯功德。


(二)观音落座 亭子让道


  在大兴禅寺外,有个绿波荡漾、清澈见底的水塘。二○○七年大兴禅寺整修时,释大愿大和尚,按其山体走势设计,建成一个人工湖。湖长100余米、宽20余米,分前湖、后湖,均为青石筑堤、汉白玉大理石护拦。高处俯视像一只大脚,故命名为“佛足湖”。湖两旁的斜坡上树影婆娑、繁花似锦。而佛足湖中堤上屹立的一尊高6.8米,重32吨的整体汉白玉观音,足踩莲花,手持净瓶,目光慈祥,使整个佛足湖分外的灵气动人。当年汉白玉观音在落座佛足湖和开光时,还有些鲜为人知的小故事。


  二○○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清晨六点,玉观音经过长途跋涉,从缅甸运至洪江。离奇的是正当玉观音抵达前的二十四日夜晚八时左右,洪江经历了历史上百年一遇的大雨,当时雷鸣电闪,狂风大作,犹如天河决口,大雨倾盆而下,短短十几个小时,降雨量就达到104.8毫米。二十五日中午,大兴禅寺师傅告知:“闻涛轩”到放生池里洗澡去了。大家闻讯赶到山上,才发现由于暴雨导致的泥石流,不但将前湖一块护栏冲垮,还将“闻涛轩”冲到湖中,就连那几棵让人头疼的挡在关键位置上的大树也被连根拔起。


  由于佛足湖的地势特殊,玉观音在启程前,工程人员就在落座的方式上产生分歧,有提议用直升机吊装的、有提议采取滑轮索道安置的、有提议用吊车安装的。经过几天多次商讨,并结合佛足湖地势情况,大家觉得吊车安装是最简单易行的。但这也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前湖有座新修的“闻涛轩”和几棵大树,正好挡在玉观音落座的关键位置,若是为安放观音像而拆亭、砍树,经济上不划算,生态上不环保,正当大家左思右想如何安装时,这么一场不期而遇的暴雨,解决了玉观音落座的大难题。从此,观音落座、亭子让道的故事,被洪江人口口相传。


(三)玉观音开光降甘露


  “天地遍洒甘露,人间共睹奇观”。这本是诸多诗人游客对圣事圣物的传奇佳喻。却不想,在二○○九年九月十五日“洪江中韩禅文化旅游节”暨玉观音开光典礼上,众多民众和信徒共同见证了这一离奇现象。


  择定观音开光日子的时候,大兴禅寺的和尚们就曾预言:观音开光时会降甘露的。很多人不相信。因为七月二十四日洪江就遭遇了一场洪灾,天上的雨水好似被挥霍一空,山城进入了夏日高温期。万里天空无云,烈日炎炎,连续两个多月均维持在37℃上下,别说雨,连一丝乌云都未曾见过,谁会想到玉观音开光当天能降甘露呢?


  九月十五日早上七时,太阳就已经出来,准备烘烤大地,来自韩国和国内周边县市区的五千多名宾客、信徒及游客,却早早守候在佛足湖边,等待观音开光典礼的举行。九时整,大兴禅寺方丈释大愿法师拈香主法,来自海内外的一百零八名高僧大德,齐齐跪在拜圣亭内,祈福诵经。意想不到的是,开光仪式刚一开始,原本碧空如洗、艳阳高照的天空中,竟然飘起了绵绵细雨,洋洋洒洒持续不停,在阳光和雨的作用下,湖中央形成一层白雾,似有似无的环绕着玉观音。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惊呼“这是甘露,天降甘露了”。不少信徒双手合十,口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仰脸闭目,接受甘露净化洗涤。


  当开光仪式进行了四十分钟左右,大愿法师站在与玉观音相望的八角拜圣亭内,手持毛巾似为观音擦洗脸庞,然后再握点朱笔,大念三声“开、开、开”之后,小雨竟然戛然而止,天空又放晴了,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与湖上云雾交融,在玉观音头上的空中形成一道类似彩虹的小光环,犹如观音显灵,佛光普照,约三分钟左右就消失了,在场之人无不称奇。真是“抚去无始一粒尘,还复本原清净身。自性光明从此发,有缘众生尽沾恩”。


  当天晚上,在幸福路小学内举办的“中韩佛教文艺晚会上” 又发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小插曲。晚会开始前,须由高僧大德赐福洒静。当高僧们手持净瓶柳枝,绕场一周,遍洒甘露时,晴朗的夜空,竟然又飘起了小雨,正当大家担心何时停雨,是否需要为高僧和宾客置办雨具时,小雨又悄然无声地停了。大家这才发现雨水开始于高僧大德绕场赐福之初,结束于高僧大德绕场赐福之末,让人称奇不已。


(四)肉身菩萨的来历


  洪江大兴禅寺内曾供奉着西南地区佛教界唯一的一座肉身菩萨,他便是嵩云山佛教禅院第九代方丈高僧——无意祖师,他颇具法力,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无意祖师原姓贺,生于明嘉靖年间,是洪江铁溪村人士,家中殷实富裕。传闻无意祖师是裹着胎盘降生的,家人用剪刀将胎盘剪破,方才见到婴儿,刚巧一云游和尚路过他家,见此异象,认定他佛缘深厚,必为佛门中人。


  无意祖师也确实与佛门缘深,年少时便剃度为僧,还曾四处游学历练,据说他知识渊博,道法高深。归来后,他将父亲留下的全部钱财捐献出来,要将嵩云山上的寺庙进行扩建。很多人不理解他的行为,也没有人愿意给他搭把手帮忙,他便亲力亲为担砖挑瓦,风餐露宿,一边修庙,一边修行,由于每天背砖挑瓦,背上都起了脓疮生了蛆,他见身上的蛆掉下来,还将它拾起,重新放在身上说:“此处就有肉吃。”他持之以恒的修庙善举打动了洪江城内的富商绅士们,他们或筹捐善款,或贡献劳力,最终大兴禅寺得以修缮完成。


  无意祖师在他九十二岁那年,受诏进京。回来时,路过沅陵,化缘时见几个人在河边清洗笼罐(厚厚的大铁罐),但总是洗不干净,于是无意祖师帮助他们一下把笼罐整个翻转了过来(把里面翻转成了外面),洗净后又翻转复原,周围的人见状都惊叹称奇。也因在众生面前显了本事,这也许就是他的大限之日。第二日,无意祖师准备启程回洪江,在河边乘船时,竟无故被一群马蜂围住蛰伤,中毒去世。他的身体跌落河水中,当地一寺庙的主持见他的肉身逆水而上,大为惊奇想将他的肉身珍藏起来。然而无意祖师生前一心想回到家乡,于是便托梦给大兴禅寺的弟子。弟子们赶到沅陵,数日后,终于将无意祖师的肉身接回洪江。让大家奇怪的是,虽然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尸身颠簸半月之久,但无意祖师依旧面目如生,肉身完好。此事至今仍是一个无法破解的谜。这便是“肉身菩萨”的由来。

[责编/觉鸿]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