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禅修中心 >> 禅修百科
超细致!班迪达禅师为你解释心识刹那生灭的详细过程
发表时间:2018-10-08 来源:禅文化网 【打印】

​​

班迪达禅师(Sayādaw U Paṇḍita)简介1921年出生在缅甸1950年,禅师首次在马哈希大长老的教导之下修习毗婆舍那。1954年,禅师以巴利校审员的身份,参与了第六次佛集结。1982年马哈希尊者去世后,禅师接任为仰光马哈希禅修中心的首席戒师。1984年,禅师首次到访美国,在麻萨诸塞州巴尔市带领了为期三个月的密集禅修并声名大振。班迪达禅师以持戒精严、严格教学和教导学生勇猛精进禅修而闻名,是位杰出的禅修大师2016年圆寂。

 

【问】:当我们说:「观照一个所缘——例如欲望——时,它便消失」。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欲望生起,但未结果」吗?或者,换句话来说,是「烦恼生起,但未产生作用」吗?

 

【答】:问题虽然很简短,但我想仔细回答这个问题。

 

常人见到所缘的方式,和禅修者见到所缘的方式,有着根本上的差异。

 

当五所缘进入(眼耳鼻舌身)五门的时候,「五门心路」(pañcadvāra-cittavīthi)便依据固定的次序(cittaniyāma,心之定则)而生起。举例而言,「色所缘」经过一个心识剎那之后,进入到「眼门」或撞击「眼净色」之时,「有分心」(bhavaṅga)波动了两个心识剎那之后即灭去。接着,「五门转向心」(pañcadvārāvajjana)转向同一个色所缘,生起后又灭去。在这个阶段,心转向所缘,好像在说:「这是什么?」之后,以下的心识会依序生起:

 

见到所缘的「眼识」(cakkhu-viññāṇa)

领受所缘的「领受心」(sampaṭicchana)

推度所缘的「推度心」(santīraṇa)

确定所缘的「确定心」(votthapana)

 

这个过程进行得非常迅速,速度超乎我们所能想象。一般人的智慧很难理解这种心路过程的运行速度。

 

紧接于「五门心路」之后的,是「意门心路」(manodvāravīthi),它识知同一个色所缘。在意门心路中,意门转向心在「有分波动」之后生起。到此为止的心仍属「唯作、无记心」 (kiriya-avyākata-cittāni),非善非恶,只是中性。从此以后的阶段,禅修者的心路才与常人的心路有所不同。

 

就一般人而言,在第一个「意门心路」之后,会继续生起认知所缘的概念及名称的心路,直到确实认清所缘为止。接着,一般人会抓取所缘的相(nimittaggāha)与种种细相 (anubyañjanaggāha),然后生起贪、瞋或痴,这些烦恼皆在「速行」(javana)的阶段生起——我们便是以速行心的善、恶,来判定一个业的善、恶。

 

相对地,正念的禅修者会在所缘生起时观察它,因而切断那接下来的心路过程,他会停留在〔第一个〕意门心路,趁「速行心」获得造(善、恶)业的力量之前便切断这个链锁。

 

当禅修者(毗婆舍那更强而有力)能够纯粹只是见物、闻声之时,其「五门心路」甚至在「确定心」的阶段便已停止,「速行心」来不及生起,因此烦恼完全无机可趁。这叫作 “diṭṭhediṭṭhamattaṃ bhavissati”,意思是「看到的东西,只是被看到而已」。“mattaṃ”(只是…而已)这个字,意指「透过正念防止心进入形状、名称等微细相」。

 

无论所缘是可意或不可意,当禅修者不进一步去思维所缘时,贪、瞋、痴便不会生起。能够辨别名色所缘,见到它们的因果关系以及真实本质时,「不善速行」(akusala-javanas)便不会生起。

 

「速行心」可以是善、不善或唯作。保持正念的禅修者会生起善速行,因为他的心具有无贪、无瞋与无痴三善根,而没有贪、瞋、痴的心所。此种善心有两个特点,即「无过失」(因为它没有不善心所)与「能生乐果报」。

 

在此要说明两种善心:

 

导向轮转的善心 (vaṭṭagāmi-kusalacitta)

导向还灭的善心 (vivaṭṭagāmi-kusalacitta)

 

第一种善心未离烦恼,第二种则远离烦恼。藉由正念,禅修者可以培养第二种善心。明辨所缘,见到它们的因果关系,及其真实本质——自相和共相时,禅修者能修得「观智」(vipassanā-ñāṇa),征服三种「烦恼轮」(kilesa-vaṭṭa),即「无明」(avijjā)、「渴爱」(taṇhā)与「执取」(upādana),阻止「不善速行」(akusala-javana)以及「导向轮转的速行」 (vaṭṭagāmi-javana)的生起。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业轮 (kamma-vaṭṭa)的停止」以及「还灭的趋近」(vivaṭṭagāmi)。「业轮」的转动会引生「果报轮」(vipāka-vaṭṭa);业轮的停止代表果报轮停止。藉由正念停转三轮,让行者暂时趋向还灭(vivaṭṭa-gāmi)。

 

当导向还灭涅盘的修行善心(vivaṭṭagāmi-bhāvanākusala- cittas)强而有力时,即使感官所缘进入六根门,禅修者仍能藉由不断的正念观照,让觉知的过程停留在「只是见」、「只是听」的阶段,而不生起任何烦恼(kilesā)。

 

若禅修者已修得「强力毗婆舍那」(balavā-vipassanā),如「厌离智」(nibbidā-ñāṇa)乃至「行舍智」(saṅkhārupekkhañāṇa),在观照时便不会生起烦恼。这种禅修者是「超级行者」 (super yogi)。「中级的行者」在观照所缘时则生起一两次的贪(rāga),当他知道贪生起时,会立即观照它,直到它灭去。他的烦恼就像洁白表面上的一个污点。因为污点很明显,所以容易察觉,也容易去除。如果禅修者能够继续精进,那些贪也会彻底消失。

 

「初学的行者」较常受到贪、瞋等烦恼速行(kilesajavana)的侵袭,需要很努力才能去除这些不善速行。因为他有许多的漏洞让烦恼有机可趁,而这些烦恼会干扰、阻碍他的进步。一般人的心没有能力阻止烦恼的生起,烦恼的生起就像吃到不健康的食物一样,若吃很多,会带来痛苦;若只吃少量,则还可以忍受。如果知道自己的状况并且能拿到对治的药,这也还好。

 

如果禅修者知道自己被烦恼(即贪、瞋、痴等)侵袭,且能够对治它们,这些烦恼病便可能消失。相反的,如果不善心生起时没有保持正知,而是习以为常,那么不善心将会堆积成大山,禅修者将会变成慢性烦恼病的患者。因此,我们再三劝导禅修者应避免这些不善心的生起。总而言之,若努力观照,烦恼便不会生起,也就不会怪罪医师或药物。

 

一般人在眼见物的时候——

他看到清楚的所缘;

思维所见到的事物;

生起概念(paññatti);

最后,知道事物的「名称」。

 

毗婆舍那的修行者在眼见物的时候——

保持正念观照

心路停在「仅是见」的阶段;

辨别名色(nāma-rūpa),了知其生、灭;

无常、苦相显现。

 

修行毗婆舍那的人,在眼见物的时候了知苦谛(dukkhaacca)。他透过正念了知「眼、所见物」这两种色法,以及见物的心、受、想这三种名法,都是苦谛,只是「见」的现象。

 

选自《解脱道上》第四十七章问与答

 

责编/觉明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