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资讯
六祖寺邀请胡海燕教授作《东晋高僧法显的“一带一路”》讲座
发表时间:2018-12-06 来源:六祖寺官网 【打印】



2018年12月3日下午2:30,六祖寺举行了 胡海燕教授的《东晋高僧法显的“一带一路”》主题讲座。参加此次讲座有长短期出家众、在家居士以及义工等。


胡海燕于1978年起师从北京大学金克木教授学习梵文与佛学。1982年以《金刚经梵汉校勘》的硕士论文毕业。同年由季羡林教授派往其母校德国哥廷根大学。1986年以《根本律说戒事梵藏校勘与德译》的博士论文毕业。先后执教德国弗莱堡大学、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德国埃尔福特大学等。




外宾互动问答


与胡海燕教授同同行的还有俄国科学院东方哲学研究所所长Victoria Lysenko、奥地利亚洲研究所所长Birgit Kellner、莱比锡大学南亚及中亚研究所所长Eliahu Franco三人。


讲座开始,三位外宾各自介绍了自己主要研究领域,Victoria Lysenko教授研究方向主要为印度哲学与佛教哲学;Birgit Kellner教授和Eliahu Franco教授研究方向主要为印度佛教哲学与藏地佛教哲学,侧重因明与逻辑学,基于梵文写本的研究。


在三位外宾各自介绍结束之后,是互动环节。有三位法师提出了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这是理论与实修的对话,是各自相互学习和交流的契机。



胡海燕教授讲座


法显大师历经13年,途经近30余国,求得《摩诃僧祗律》、《萨婆多部钞律》、《杂阿毗昙心》、《方等般泥洹经》、《綖经》、《摩诃僧祗阿毗昙》等多部佛教经典。


回国之后他在建康道场寺译出了大量的佛教经典。同时撰写了著名的《佛国记》,将自己的旅程完整记录下来。


此讲座是依据《佛国记》以及梵文、中文的南亚史料。




东晋高僧法显的《佛国记》流传至今已有1600年的历史。这部传记不仅是中国佛教文化的瑰宝,也是亚洲文明的珍贵遗产。而对《佛国记》展开全方位的研究则启始于近代。


早在180年前,巴黎的第一位汉学家雷慕沙率先通过法文译本将《佛国记》介绍给欧洲的学术界,开创了法显研究的先河。


在随后的半个世纪当中,英国伦敦、剑桥和牛津大学的第一代汉学家们争先将《佛国记》翻译成英文并开始了初步的研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正是《佛国记》的翻译与研究代表着欧洲研究中国的开端。


法显大师一行五人与公元399年从长安出发,穿过沙漠丝绸之路(一带)跋涉六年后与道整两人到达印度。法显在印度学习梵文、抄写佛经、绘制佛像,度过六年后他只身一人顺恒河东下、乘商船经斯里兰卡和爪哇返回中国。


法显的归国之途正是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一路)。与200多年之后的两位唐代大师玄奘与义凈相比,东晋法显是完整地走过“一带一路“的第一人, 因为玄奘往返印度走的是陆路,而义净来回只走了海路。


公元414年,法显撰写《佛国记》时写道,他乘坐的外国大商船“东北行趣广州”,不幸航途中遇到特大风暴,商船迷失方向被风吹到青州(崂山)登陆。



该讲座将依据《佛国记》和中文南亚史料的记载,具体阐述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佛国记》里“傍梯”一词的诠释:通过考证古代梵文语法以及印度巴尔胡特佛塔的浮雕,提出“榜梯”很可能就是印度古代深山里经常使用的“楔子路”(梵文 śaṅkhupatha),《汉书》称为“悬度”。


· 法显归国时分为四段的航海路线、公元412年在斯里兰卡看到的中国商品 


· 法显乘坐过的三艘外籍大商船:载重量、航海速度、干粮与淡水的储备、求生船设施等


· 中国有关南海季风的最早记录: 《佛国记》所录的“信风”


·  海难保护神“观音菩萨”崇拜和祈祷的最早记载


· 古代僧人旅行时佛教居士作为监护人的职责



法显祖师,七旬老人,仍然不辞辛劳,誓担如来家业,其精神值得我们后人学习。



与大愿大和尚交流


讲座介绍后,胡海燕教授一行人拜见了大愿大和尚,大愿大和尚亲切接待,并与之探讨交流。此次讲座正式结束。


胡海燕教授以学者的严谨,通过各种历史资料向我们叙述了一代祖师西进求法中的所到之地,以及其所见、所闻之故事,其研究的深入值得我们赞叹,正因为有一批像胡海燕教授这样孜孜不倦地研究者,我们才能更深入了解到经典的来之不易。感恩胡海燕教授专业、深入的讲座。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