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号
佛历2559年 五月廿九
  首页 >> 禅与生活 >> 禅商
翻译《金刚经》的鸠摩罗什,真的是圣人吗?
发表时间:2019-04-15 来源:网络 【打印】


「神也是人,因为做到了人做不到的事,所以成为了神。」这是电影《头文字D》里阿木的口头禅。


很多神是前人造的,很多圣是后人封的。人们喜欢造神,也喜欢毁神。画圣、医圣、书圣、茶圣,一个人起初因为某一方面的大成就大受景仰,而这个光环可能放大他的每一个细节。


世俗百听不厌的,多是圣人藏污、贤良纳垢的事。有时一点未经审慎确认的蛛丝马迹就能点燃话题,甚至被添油加醋。而当一个人的才名达到顶峰,他的瑕疵可能会比他的成就更容易被记住。


例如今天想说的这一位。


史载,公元413年,鸠摩罗什病危。临终前他召集弟子:「今于众前发诚实誓: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燋烂。」


——如果所传之道所译经书遵循佛陀意旨,没有差错,那么直到身体被火烧成灰烬,舌头也会不焦不烂。


鸠摩罗什去世时「薪灭形碎,唯舌不灰」的传说很有神异色彩。就像话本小说里爱写的那样,为与凡人相区别,传奇人物的诞生总伴随异兆,他们的离世也同样非比寻常。


那么,这个不寻常的鸠摩罗什是谁?



克孜尔石窟前的鸠摩罗什像


接触过佛教的人可能在读经时看到过「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的字样。不了解佛教的人,或许是通过言情小说《不负如来不负卿》知道他。再或许,你知道《天龙八部》里有名还俗娶妻的虚竹——该角色正是以两度破戒的鸠摩罗什为原型。


历史上的鸠摩罗什是和玄奘齐名的高僧,中国佛教八宗之祖。在佛经翻译方面,南怀瑾认为玄奘等法师的翻译,在文学境界上始终没有办法超越鸠摩罗什;陈寅恪也十分推崇罗什的翻译,认为他的译经艺术比玄奘更好。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句《金刚经》中的汉译名句就是出自鸠摩罗什之手。我们日常一些常用的词——世界,平等,悲观,思维等等,也都是罗什译经时创造的。


鸠摩罗什诞生于西域的龟兹,七岁开始学佛,先后前往罽宾、疏勒游学。这几个都是西域有名的佛国。因地近天竺,所以几乎无人不信佛。



克孜尔第38窟壁画残片,现藏于柏林民族学博物馆。从出土佛像残片及壁画中依稀可见当时西域佛教盛况。


在这里,鸠摩罗什少年成名,誉满东西,丰神俊朗,聪慧非常。十岁左右就已彻悟佛法,足见慧根;在与外道者辩难时力挫群雄,成为受国家供养的名僧;二十二岁,龟兹国王为他准备了金狮子座,恭请他登坛讲法,众王族俯首聆听。


为了争夺贤才,前后秦爆发过两次战争。帝王苻坚希望佛法东来,他在淝水之战前特别嘱咐吕光,如果攻克龟兹,必即刻将鸠摩罗什迎到长安。可惜这次没能如愿。


鸠摩罗什最终来到长安,已经是在十七年后了。他在逍遥园主持三千僧团译经弘法,对整个中国佛教史影响深远。可以说,正是鸠摩罗什的翻译经解,才使得这一来自西方的意识形态扎根中国,继而深深影响了中国文化。


鸠摩罗什人生的最后十二年译有七十四部佛经。一千六百余年后的当世仍是以他的译本为最流行。



以上任一成就拿出来讲,都是凡人难及十一的。但世人更熟悉的鸠摩罗什,却不是「七十四部佛经的翻译者」,而是「两度破戒的西域高僧」。


事实上,破戒一度是这位名僧的污点,是伴随他一生的最大的争议。千年之后,鲜少人会再置喙被无数修行者验证过的鸠摩罗什译本,但在当时,不少人因破戒而诟病他的翻译——一个未能彻守戒律的僧人,他所宣扬的教义思想肯定不足为信。


那么破戒是如何发生的?


根据历史记载,吕光在384年攻陷龟兹后,终于见到了久闻大名的鸠摩罗什。吕光不信佛教,更不知鸠摩罗什根底,对年轻的鸠摩罗什生出了戏谑之心。


他强行让鸠摩罗什娶龟兹王女,罗什苦言推辞。吕光便对鸠摩罗什灌以醇酒,关在密室中与王女婚配。


这是第一次破戒。


历史对第二次破戒则有两种不同记载。《高僧传》讲到,前秦灭亡后,后秦君主姚兴将鸠摩罗什迎入长安,并拜他为国师。鸠摩罗什在这里主持了规模庞大的译经运动,声望显赫。姚兴觉得以鸠摩罗什的天才之姿,如果没有后人十分可惜,便强迫他娶妻成家。


《晋书》中的记载则更离奇。书中称,鸠摩罗什在一次讲法中,看到两个小孩坐在自己肩头,因此认为命中有子,便向姚兴索要妻子。此事后,众僧对其娶妻生子议论纷纷,意欲效仿。鸠摩罗什便召来众人,示以一满钵的银针说:「如果谁能像我一样吞下银针,就可以娶妻。」说罢,当着众人的面吞吃了整钵银针,就此打消了众僧效仿的念头。


那么同为佛门的其他名僧是怎么看待备受争议的破戒之事呢?唐朝的道宣认为:「此不须评,非悠悠者所议。」在有限世界里所做出的无限价值贡献面前,这件事不值再提了。


虽有开脱之意,但可以看出,同门认为鸠摩罗什的成就并不因为这件事有损。


东行给鸠摩罗什个人带来了不幸,但这却是佛教、中国文化甚至世界文明的幸运。破戒的事就如美玉有瑕,令他明珠蒙尘。



鸠摩罗什游学时间地点经历简表


鸠摩罗什确实两度破戒;但同时,他也成为了「度无数人」的优波掘多——原本服膺于小乘佛教的鸠摩罗什,后在疏勒学佛时遇到了须利耶苏摩,最后改宗大乘。

大乘佛法主张「一切众生 悉有佛性」,修佛就是要普度众生。相对的,小乘佛法认为人不可能度化他人,只能解脱自己。


鸠摩罗什所在的龟兹,是以小乘佛教为主流的佛国。罗什在疏勒首次接触到了大乘佛法。改宗大乘后,他回到龟兹逆千万人之道,独力宣扬大乘教义,向法之心非常坚定。


小乘向大乘的转变,既是对佛法理论理解的差异,某种程度上,也是自利与利他价值观的选择。而在小乘的汪洋中举步维艰地宣扬大乘佛法。不从众,不人云亦云,这样的意志,本也非凡人能及吧。



在被吕光羁縻凉州的十七年里,除破戒外,吕光常让罗什骑牛或劣马,故意令其坠马堕牛,以此为乐。人格与志向遭受践踏时,鸠摩罗什未见异色,时时忍辱,志心不改,最终使吕光惭愧而止。


正是这十七年间凭借非凡的坚持心勤勉修行,练习汉语,后来被迎入长安时,鸠摩罗什才能主持译经运动。佛教在中国,才能再有这诸多「后话」。


鸠摩罗什在长安讲法时常说:「譬如臭泥中生莲花,但取莲花,勿取臭泥。」在他个人看来,破戒是不可取的「臭泥」。然而世俗却过度关注污泥,忘记莲花。又或许没有臭泥,莲花就不成莲花。世人应该思考的不是莲花上为何有臭泥,而是学习在臭泥中成为莲花。


毕竟,世上并非没有圣人,只是偏见容易带来盲点。


webwxgetmsgimg.jpg

【责编/觉了】



延伸阅读